苶殂

酒茨不拆不逆,沉迷发糖
是个没人喜欢的小透明。
虽然是男生但是直的,请不要把我当妹子调戏。
经常和亲友互用名字,所以有时候你们见到的不一定是我。
不玩阴阳师,之前说的号其实是姐姐的,(〃'▽'〃)

【酒茨】【车】深柜的恋爱指南

#\\——学院paro,非常老的梗
#\\——真•小学生文笔,语文常年不及格
#\\——第一次发文……请多多指教!
#\\——这篇文是以前写的,现在看看感觉真神奇……
#\\——OOC,非常智障的两人
#\\——微量灯刀,不打tag了

        午睡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 酒吞倚着桌子,满脸郁闷。前段时间他终于茅塞顿开,想明白自己比起红叶可能更喜欢茨木,于是当着同学们的面向茨木告了白。当时的场景大概是这样的:

        酒吞(撩一撩刘海,壁咚茨木):“茨木,本大爷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茨木(星星眼,兴奋地大喊):“吾友!吾也喜欢你!你英俊明朗••••••(此处省略23333333333个字)谁都比不上你!你看那大天狗,不知比你矮了多少,你走起路来他根本无法进入你的视界!你看那荒川之主,皮肤蓝不说,浑身上下还有股咸鱼味••••••(此处省略98亿个字)喂!那边的,你刚才说什么?你能吹酒吞吹上一年而吾不行?呵,笑话,你这个垃圾还想跟吾比。吾和酒吞什么关系?你能吹上一年,吾能吹上一辈子!••••••(此处省略11037个字)啊!吾友啊!快来打败吾,支配吾的身体吧!”

        话音刚落,全场爆发出一片热烈的掌声。酒吞内心闪过无数个mmp,他此刻只想一拳打过去,然后把茨木扛回家好好教♂训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,茨木又作死地冒了一句:“对了,挚友,吾明天有事要跟大天狗他们出去一趟,不能与你待在一起了。但没关系!吾友这么聪明,一定不会觉得寂寞!啊,红叶在叫吾过去,那吾先走了,再见咯挚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 说完,茨木就弯下身从酒吞手下面的空隙钻了出去,欢快地走了。场面一度十分尴尬,好死不死又有人跳出来,高举一个绿色的帽子大喊:“将将!原谅帽!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!”

        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。酒吞顶着头上一片翠绿的青青草原,狠狠地朝墙壁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    ••••••卧槽好痛!!!酒吞嘴角抽搐着,向围观人群干咳几声,便飞快地逃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他们现在的关系似乎仍停留在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。酒吞揉揉胀痛的脑袋,觉得自己为这事真的是费了不少神,就差换上觉醒皮肤跪到茨木跟前哭爹喊娘唱丧••••••啊不情歌了。等等,觉醒皮肤又是什么鬼?!!酒吞抓起鬼葫芦给自己猛灌几口维他柠檬茶,清醒下来后做出个决定:男人不要怂,就是干!

        虽然他也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但他已经想通了,像茨木这种宇宙第一直男,不干他一顿他是不会明白的。

        酒吞默默望了眼装睡的茨木,咻的一下蹿到茨木身后,拼命揉乱茨木毛茸茸的头发。毫无防备的茨木被吓得浑身一抖,扭头刚想骂,却发现身后的是酒吞,顿时整个人都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吾友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走,本大爷找你有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 酒吞握住茨木的手,把茨木从椅子上扯了起来。茨木呆呆地被酒吞拉着走,他有些懵,但随即兴奋起来:“吾友这是要和吾干一架吗?”

        酒吞带着茨木转进一个无人的教室,将茨木推到墙上,粗暴的扯开了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是干架,是干你。”



车走链接吧……见评论


        “吾友真是风华绝代,举世无双!就连【哔——】也如此强大!那强劲有力的动作,那【哔——】时的帅气,那深深埋入吾体内的【哔——】,真是吾【哔——】……”

       青行灯看看滔滔不绝的茨木,又看看脸红得像青苹果的酒吞,顶着一副“我懂的”的表情跑向人群。酒吞叹口气,捏着茨木的下巴亲上去。茨木愣了会儿,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也是一种爱的表达方式吧?

        妖刀姬望着两人,她有了个大胆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 “灯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也试试吧。”


第一次开车感觉好紧张啊……
如果能有人喜欢真是太感谢了!!!爱你们(。・ω・。)ノ♡
以及……用手机发的,可能会有排版问题,抱歉

这里冬之雪(★・'ε゚)ノ名称是镜子锁,欢迎来找我玩啊(≧▽≦)

评论(12)
热度(40)

© 苶殂 | Powered by LOFTER